欢迎访问菲律宾sunbet开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菲律宾sunbet开户 > 党建工会 > 理论学习 正文

“两学一做”学习教育活动(第八周)

编辑:二中人事处发布日期:2018-10-23 09:10:55

 

撰写笔记时间:2018年10月23日

如何认识意识形态的极端重要性

    习近平主席在讲话中对宣传思想工作、尤其是意识形态工作的地位和作用作了精辟、深刻的阐述,强调“经济建设是党的中心工作,意识形态工作是党的一项极端重要的工作”,从而明确了意识形态工作的定位。深刻领会讲话精神,要求我们充分认识意识形态工作的极端重要性和现实紧迫性。
  从历史经验看,能否做好意识形态工作,事关党的前途命运,事关国家长治久安,事关民族凝聚力和向心力。世界各国的发展经验表明,一个国家能否长治久安,一个社会能否和谐稳定,一个政党能否稳固自身的执政地位,既取决于国家的硬实力如经济实力、军事实力、技术实力的强弱,在很大程度上也取决于国家的文化软实力如民族精神感召力、民族凝聚力、意识形态的整合力、全民族的思想道德素质等。意识形态建设是整个国家建设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一个国家如果失去了意识形态领域内统一的指导思想,出现了意识形态的安全危机,整个社会就会陷入一盘散沙,国家自身的安全也就无法保障,党的执政地位也无法巩固。在这方面,苏东剧变已经给我们提供了深刻的教训。苏东之所以发生剧变,这些国家的共产党之所以丧失了执政地位,原因虽极为复杂,但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是这些国家的共产党,主张意识形态的多元化,从而丧失了对意识形态的领导权。结果是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内失去指导地位,全国不同民族团结奋斗的思想基础被破坏。苏东剧变的教训告诉我们一个深刻的道理,一个政权的瓦解往往是从思想文化领域开始的,政治动荡、政权更迭可以在一夜之间发生,但思想演化是一个长期过程。思想领域内的混乱是最难治理的混乱,思想防线被攻破了,其他防线就很难守住。正因为如此,我们看到,在苏东剧变之后,世界各国都十分重视意识形态建设和意识形态的安全问题。西方发达国家更是把意识形态作为实现其国家利益的重要手段,并把它渗透到经济社会生活和对外交往的方方面面。就连美国这样的世界超级大国,在冷战结束后也在担忧其国家的意识形态安全问题。美国著名政治学家亨廷顿在其最后一部著作——《我们是谁?——美国国家特性面临的挑战》中,不仅表示了这种对美国国家意识形态安全的担忧,而且提出了加强美国国家意识形态安全的建议。
  从当前国际形势看,国际范围内围绕意识形态的斗争越来越激烈。进入新世纪以来,尤其是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世界范围内各种思想文化交流、交融、交锋更加频繁,思想文化领域里的斗争依然深刻复杂,意识形态安全问题变得越来越突出,经济领域内的竞争开始转向意识形态领域和文化的竞争。2008年以来,在全球范围内讨论国际金融危机、深刻分析此次危机的根源时,意识形态问题尤其是价值观问题被纳入到讨论之中。西方国家一方面在担心自身意识形态主导地位的丧失,开始采取各种措施维护本国占主导地位的意识形态。另一方面,面对中国的崛起,西方国家开始担心中国的价值观会替代欧美占主导地位的价值观,并由此产生了所谓“中国文化威胁论”,有的西方国家甚至制定了遏制中国文化发展的战略。尤其值得关注的是,近几年来,西方敌对势力对我国推行的意识形态渗透方式发生了新的变化,除了继续对我国实施西化和分化外,还采取了一些新的手法:他们推行所谓民主化浪潮,极力宣扬“淡化意识形态”,企图让我们淡化意识形态,核心是淡化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淡化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的指导地位;他们利用我们执政党内少数党员和政府中少数公务员的工作失误、少数腐败分子的腐败行为和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存在的问题,添枝加叶,对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加以丑化,企图使人们对共产党失去信任,对社会主义失去信心;他们通过广播、电视、电影、报纸、杂志、信息网络等文化产品的输出,公开或隐蔽地推销其社会政治理论、价值观念、意识形态和生活方式;他们散布所谓“中国崩溃论”、“中国威胁论”等论调“妖魔化”中国,企图搞乱中国发展的外部环境,削弱中国在国际上的影响力。这一切表明,在新的历史时期,通过宣传思想工作加强意识形态建设,有效防范西化分化,维护我国政治安全和意识形态安全,任务十分紧迫。
  就国内情况来看,国内经济社会转轨转型,给意识形态工作带来新挑战和新考验。进入新世纪以来,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和对外开放的扩大,社会经济成分、组织形式、就业方式、利益关系和分配方式日益多样化,人们的思想活动的独立性、选择性、多变性和差异性进一步增强。受西方思潮的影响,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受到严峻挑战,非马克思主义的意识形态也有所滋长,享乐主义、拜金主义、极端个人主义在一些地方还严重存在,部分社会成员信仰缺失,思想道德失范,有些人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发生扭曲,是非混淆、善恶颠倒、荣辱不分的现象还时有发生。网络、微博、微信等新媒体对意识形态的影响越来越大。中国网民有近6亿人,微博用户达到3亿多人,是全世界最大的网络群体。新兴媒体的出现,给中国思想文化领域带来了一些积极影响,但存在的风险也越来越大,网上舆论斗争越来越激烈。宗教对私人生活领域的影响逐步扩大,进而会影响社会,影响国家的文化和意识形态安全。目前,宗教在高校、在社区、在边疆地区发展速度较快,信教群众越来越多。这一切表明,我国意识形态领域内的问题越来越复杂,矛盾越来越尖锐。在我们这样一个具有13亿人口的大国,如果思想处于混乱状态,则有可能演变成社会动荡甚至政治剧变,影响民族的团结和国家的统一,从而影响到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大局,给国家和民族带来巨大的灾难,同时对世界也是一场灾难。对此,我们必须有十分清醒的认识,必须引起高度重视。因此,如何巩固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的指导地位,如何加强对网络媒体的管理和引导,如何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相适应,如何适应新形势实现思想政治工作方法和管理体制的创新,已经成为维护意识形态安全和国家安全的重大课题。
  总的来看,冷战结束后,伴随着经济全球化的进一步发展,世界范围内各种思想文化交流、交融、交锋更加频繁,思想文化领域里的斗争依然深刻复杂,意识形态工作已经成为对党、对国家、对民族的前途命运带有根本性、战略性和全局性意义的重要工作。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的社会主义国家,在外部环境快速变化,国内经济社会迅速发展的情况下,重视国家意识形态建设尤为重要。我们只有从推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长远发展、巩固党的群众基础执政基础的高度,认清肩负的责任、面临的挑战,我们才能进一步增强做好意识形态和宣传思想工作的自觉性和坚定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