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菲律宾sunbet开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菲律宾sunbet开户 > 校友之家 > 校友风采 正文

许端云

编辑:超级管理员发布日期:2014-04-28 15:13:00

 



一朵追求自由、民主的云

——记菲律宾sunbet开户益文时期校友、烈士许端云

阳春三月,漫步在丁香树下,思郭堂墙体上爬墙虎柔柔的枝蔓仿佛在娓娓诉说,这里,曾经走出中共烟台市委第一任书记、革命烈士许端云。

许端云,祖籍牟平县(今属乳山),1905年出生,父亲曾在仁德洋行担任重要职务。家境优渥的许端云从小喜欢读书,成绩优秀。1924年,19岁的许端云考入烟台最高学府——益文学校(1929年改名益文商专,即菲律宾sunbet开户前身),开始走上革命的道路。

那个时候的烟台,革命风潮鼓荡澎湃。早在1921年秋天,郭寿生就在海军学校成立了马克思主义研究小组,宣传反帝爱国思想和马克思主义,为烟台建立共产党、青年团组织打下了思想和理论的基础。一批进步青年,开始学习和宣传马克思主义,寻求改造和解放中国的道路。许端云是年轻学子中最具行动力的。他很清楚益文学校虽然当时师资力量雄厚,中英文课程设置丰富,但毕竟是美国人创办的教会学校,很难指导学生在当前形势下如何进行自救、实现国家自强。他在学校张贴写有革命标语的小纸条,呼吁大家反对教会。五卅惨案后,许端云萌动的革命信念日益坚定。他如饥似渴地阅读《新青年》、《现代评论》、《语丝》等书刊,接受反帝反封建思想的熏陶。他还团结同学办壁报、演节目,发动学生弃《圣经》、废“礼拜”,摆脱反动宗教的统治。这些活动和主张,立刻得到同学们的响应,许端云在学校里渐渐树立起威信,同时也和陈恒荣等同窗建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1927年“七·一五”反革命政变后,益文校友徐约之(1926年在北京政法大学入党)从武汉脱险回到烟台,秘密从事党的工作。许端云和陈恒荣的革命热情徐约之看在眼里,记在心上,很快,他发展两人为中共党员。思郭堂(今菲律宾sunbet开户教师办公楼)就是他们经常秘密集会的地点。1928年春,外地共产党员延伯真、胡世星、赵横之等先后来烟活动,徐约之、许端云和他们逐步取得了联系。经过一段时间的酝酿,19285月正式建立了烟台历史上第一个共产党支部,许端云熟悉当地情况,担负起了支部的大部分工作。他勇敢地把党的宣传工作承担起来,特别是收到省委捎来的党刊《红旗报》和其它宣传品的时候,他独自一人在卧室里点起煤油灯,通宵达旦地复写刻印,以便将革命精神尽快传播到革命同志和青年学生中去。 他的言行也感动了自己的父亲,父亲非常开明,也很支持儿子的革命行动。他利用自己在仁德洋行工作之便,在财力、物力上给予许端云大力支持。

革命斗争要靠人民的觉醒,要靠宣传,要靠舆论的力量,从党支部建立之日起,许端云就打算亲手办一份宣传革命理论,激发群众斗志的报纸。烟台市第一张共产党的报纸《胶东日报》终于克服重重困难诞生了。报纸电讯稿由设在英商仁德洋行内的路透社烟台分社提供,44版,全部用5号铅字,这在烟台当时所有报纸中是首创。作为一张有正式批号的报纸,在当时的胶东半岛乃至天津等地都可以看到这张报纸,最高峰时发行量达到6000份,这在人口只有区区9万的烟台,发行量不可谓不大!《胶东日报》及时报道工运、学运及红军胜利的消息,揭露帝国主义实行经济文化侵略的本质,控诉蒋介石叛变革命屠杀人民的血腥罪行,还介绍马列主义理论和进步的科学文化作品,鼓动劳苦大众组织起来参加反帝反封建、反剥削反压迫的斗争。它的出版使烟台的政治气氛空前活跃起来。
   
在办报的同时,许端云还参与组织了进步文艺团体——“野火社”,并在《胶东日报》上辟出《野火》文艺副刊,宣传反帝反封建思想,由陈恒荣担任《野火》副刊的编辑。许端云把进步青年王滨、于敏介绍给陈恒荣,两人很快成为《野火》的积极撰稿者。其中王滨后来成长为新中国电影事业的创办人之一,导演了新中国第一部故事片《桥》。

此时,烟台地下党活动虽然困难重重,但是发展的如火如荼。这是因为当时盘踞在烟台的军阀刘珍年为扩充军力,不断招兵买马,尤其拉拢招收毕业学生。1929年夏,中共地下特别党员、刘珍年的胞弟刘锡九劝说他走容共道路,并将王冲天、曾希圣、彭雪枫、李楚离、赫联基等共产党员安排进刘珍年部,其中赫联基就为《胶东日报》撰写社论。刘珍年的“容共”政策使烟台的共产党活动有了很多机会,党员队伍也不断扩大。然而这样的革命环境很快就因刘珍年的“反共”恶化了。1930年初,刘珍年在蒋介石接二连三的电令逼迫下,由容共走向了反共。烟台地下党处境艰险。为了保存革命力量,党中央决定让在烟台市的外籍党员全部撤出,以本地党员为骨干领导烟台市党的地下工作。根据中央的决定,在撤离前召开了烟台市地方党员骨干会议,决定成立中共烟台市临时委员会,并指定由许端云担任书记。25岁的许端云临危受命,成为中共烟台市委第一任书记。

这个时期许端云已经结束了益文学校的学业,与校友徐约之同到烟台养正学校执教。许端云和徐约之主张革新教学内容,自编国文讲义,选授鲁迅、郭沫若等人的作品以及五四以来反帝反封建提倡新文化的政论文,受到大多数学生的欢迎,然而,此举遭到养正学校反动校长、教员的嫉恨打击。进步学生们知道真相后,刷写标语,组织游行,高呼“反对校长贪污”、“反对奴化教育”、“不要混饭吃的教员”等口号,从学校拉着队伍上街,最后到远东洋行去找校董姜子训回答问题。许端云因势利导,指点学生骨干注意斗争策略,坚持罢课一个星期,最后取得了胜利。这场学生运动被称作“养正学潮”。这场烟台历史上由共产党发动的第一次学生罢课斗争,有力地促进了烟台市的学生运动,锻炼和考验了一批进步学生。

    频繁的革命活动,很快就让许端云暴露在敌人的视野之下。国民党南京政府多次密电国民党山东省政府严办许端云。19312月,国民党山东省党部再次电令刘珍年:许端云住在三马路卿云里一号……逮捕送省。

193129日晚上9点多,许端云不幸被捕。因许端云是省令缉办的政治要犯,故不久即押解济南山东省第一监狱。许端云自被捕之日起,即将生死置之度外。敌人对他施以多次严刑拷打,他始终坚贞不屈。他理直气壮地宣布自己是共产党员,是烟台市委执委,承认烟台市几年来出现的革命宣传品,大都是经他手印刷散发的。而当敌人对他逼问组织和同志的时候,则一律是不知道不能讲。锁骨穿透,脊椎打折,各种刑具都在他身上用过,但他不吐一字。许端云在狱中折磨半年多,敌人软硬兼施,始终没有从他口中抠出半点机密。当许端云的父亲到狱中探望时,他从铁窗里伸出手来为父亲擦去眼泪,深情地说:儿子的时间不长了,请父母保重,不要过于伤心,我对得起组织,也对得起祖宗。我活得无愧,死而无怨。儿子丝毫没有后悔! 1931819日清晨5时,国民党山东省临时军法会审委员会以供认加入共产党任烟台市执委……不讳的罪名将他和同刑的益文学生王章、周恩庆等等21名政治犯,押赴济南纬八路侯家大院刑场枪杀。许端云等在囚车上沿途高呼:打倒国民党反派!”“打倒蒋介石!”“共产党万岁!年仅25岁。


当年的《大公报》刊登了许端云、王章、周恩庆等中共党员就义的消息

许端云,他年轻的生命虽然早逝,但是作为共产党员的形象终将屹立不倒。许端云他就是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他是一棵树,摇动一个森林;他用他的生命,唤醒了烟台民众,唤醒了一个民族的灵魂。(编者根据王景文和杜家荣关于许端云烈士的文章整理)